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资讯  »  不想当亿万富翁的程序员不是好老板

不想当亿万富翁的程序员不是好老板

【编者按】业界金童、福布斯封面人物、程序员、自主创业者、科技圈商业奇才、程序员式血汗工厂的缔造者……在风云诡谲的硅谷圈内,Joe Liemandt 身负诸多传奇,是极具神秘色彩的「少年天才式」人物。拒绝采访、避免公开露面、回避对外发声——虽不在江湖但江湖尽是他的传说。2001 年掉出福布斯四百强榜单的他时隔十七年王者归来,更开启了「云薪资」时代,然此番续写的究竟是程序员心中的他年英雄还是今夕噩梦……

作者 |Nathan Vardi

译者 | 弯月

责编 | 仲培艺

出品 | CSDN(ID:CSDNnews)

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标志性建筑——弗罗斯特银行大楼的 26 楼,驻扎着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猎头公司——Crossover。他们正在面向全球招聘软件工程师,职务要求为每周能工作 40-50 小时,非全职员工,同时希望招来的合同工愿意在自己家中甚至是当地的咖啡馆办公。

Crossover 首席执行官 Andy Tryba 在 YouTube 的视频宣传片中表示,“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总是在异地”,远程办公更意味着企业不用再按照当地的高标准来支付薪水——“云薪资时代即将来临”。

该视频的观看总数达 61,717 次,当然 Tryba 本身也是 YouTube 上知名的“说客”。他曾在英特尔公司做了长达 14 年的销售,之后又在白宫担任奥巴马总统就业和竞争力委员会的顾问。自 2014 年以来,Tryba 一直是 Joe Liemandt 的得力助手,而 Joe Liemandt 则是最神秘且最具创新性的技术风云人物之一。

业界「金童」打造属于程序员的现实「乌托邦」

20 世纪 90 年代,Liemandt 是企业软件业界的“金童”,未满 30 岁便登上了“福布斯 30 岁以下神童榜单”。同比尔盖茨一样,他也从斯坦福大学辍学,创办了一家名为 Trilogy 的公司,并创造了自己的财富。1996 年,年仅 27 岁的他成为福布斯封面人物。几个月后,他又成为“福布斯白手起家 400 强风云人物”中最年轻的一位,净资产 5 亿美元。

在第一阶段创业中,Trilogy Development Group 向惠普和波音等公司销售产品配置和销售软件(想想这些公司卖出了多少计算机和飞机)。20 世纪 90 年代末,Trilogy 成了年轻程序员心目中最向往的地方。彼时,Trilogy 以男性统治的工作环境而闻名,同时也充斥着酗酒、加班、飙车、赌博等等,它是硅谷男子俱乐部的典范。旗下程序员所得报酬堪比摇滚明星,而且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参加各种派对。

云薪资时代的企业转型

在当时看来,这样的企业模式也算合情合理,因为在那个时代编程是一种罕见且独特的技能。Trilogy、eBay、Apple 和微软等公司都在开发创新软件,从 Web 浏览器到电子商务平台所有东西都是全新的。但若放到如今这个一台笔记本电脑只要 200 美元,开罗的小孩子都可以从 YouTube 上学习编程的时代,这样的公司就有问题了,而且大多数时候程序员的工作都是更新旧版软件,例如薪资系统和库存管理软件等。举个通俗一点的例子就是,花钱请艺术家来设计玛莎拉蒂,请机械师来换机油。

而现在面貌焕然一新的 Trilogy 则隶属于 Liemandt 的奥斯汀私募股权公司ESW Capital,公司本身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Tryba 认为,目前 C ++ 程序员的云工资为每小时 15 美元,相当于亚马逊给仓库工人的待遇。Crossover 实际上是 ESW 的招募储备部门,在乌克兰、巴基斯坦和埃及等 131 个国家拥有 5000 名员工。在过去的 12 年中,ESW 悄悄收购了大约 75 家软件公司,大多数在美国,每周大约出口 150 多个高科技工作岗位。

抢占先机,率先触底反弹

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Trilogy 也从大众眼前隐匿了,但如今它再次从众多成功的科技公司(包括 Nutanix 和 SendGrid)中脱颖而出,为奥斯汀成为技术中心做出了很大贡献。与其他互联网财富风云人物一样,Liemandt 在 2001 年掉出了福布斯 400 强,他不再接受新闻采访,将 Trilogy 的美国员工外包出去,并将他的上市公司私有化。大多数人都以为 Liemandt 已经完蛋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Liemandt 看到了未来的发展趋势,并决定提前抢占先机。2006 年他悄悄开始建立企业软件帝国,在这里,创新和发展只能让位于盈利。

Liemandt 利用他紧握的 ESW Capital,收购了数十家商业软件公司,这些公司的价值从 1000 万美元到 2.5 亿美元不等。你听说过 Nextance、Infopia、Kayako 或 Exinda 吗?相信大多数人未曾耳闻,这些都是运营客户服务和文档管理等事务的公司,在幕后默默无闻地为无数企业提供服务。

Liemandt 团队寻求的是与棘手的软件维护合同有关的常规收入流,为了削减成本,他砍掉了研发资金和员工福利。尝到甜头后,他开始组建“专利诉讼战基金”。从 SAP 到西尔斯和丰田,Liemandt 通过一个持股起诉了 20 家公司。目前他正在着手起诉福特并索赔3 亿美元。

ESW 瞄准发展成熟公司的创始人和股东,Liemandt 为其提供立刻套现服务:没有延期付款条款或突发事件,交易通常在 45 天内完成。对于底下的员工来说,情况却完全不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会被更为“廉价”的海外人才所取代。

现如今,在美国科技公司当中,制定外国劳动力战略算是标准操作。零工经济创造了自由职业者中心,例如亚马逊的 Mechanical Turk 市场和 Upwork,但 Liemandt 的软件钻取可谓将这一理念发挥到了极致——

他的员工必须同意在自己的计算机上安装间谍软件,以方便 Crossover 的生产力团队跟踪他们点击鼠标或敲击键盘的次数,该追踪软件每十分钟截取一次屏幕截图,有时还会利用 PC 的网络摄像头拍摄照片。

然而,程序员并不在乎间谍软件,求职申请依旧纷至沓来,这也令 Liemandt 越来越富有——50 岁的他携 30 亿美元净资产重返福布斯 400 强。 但他并没有为此次回归庆祝,还推拒了本文(福布斯记者)的采访意向。2017 年 Liemandt 就曾对话福布斯,表示:“我比较注重隐私,是一个内向的人。”

英雄落幕:云劳动力下的程序员式「血汗工厂」

Liemandt 不愿暴露身份的行为并不令人意外。随着他在全球范围内的云劳动力的不断扩张,程序员工资持续下降,计算机编程也变得如同工厂的工作一般,他近乎“变态”的行径已经将他从大学生程序员心中的“英雄”转变成了技术圈的“不祥力量”。

二十年前,Joseph Liemandt 是科技派对上的灵魂人物。华尔街对科技类股票的狂热每天都在飙升。比尔盖茨、Marc Andreessen 和年轻的 Liemandt 等励志的计算机程序员是宇宙的新主人。

Trilogy 更是一跃成为狂揽刚从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天才程序员的招聘机器。Trilogy 的工作中加班必不可少,但也意味着高昂的薪水以及顶级的待遇(比如每周五在露台上享受啤酒派对等),因此也就像大学生活一样,只是没有期中和期末考试。曾在 Trilogy 担任业务开发的 Rishi Dave 说:“每个人都很年轻,我们所做的就是尽情地工作,尽情地玩。”

Trilogy 的“招聘周末”也颇具传奇色彩——他们在奥斯汀的酒店和第六街酒吧举行狂欢派对,还请来了漂亮的招聘人员。众所周知,Liemandt 动辄豪赠巨额签约奖金、保时捷和宝马。

Russell Glass 在 Trilogy 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后来他创建了一个广告平台,并以 1.75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 LinkedIn,他说:“我们有点像名人。他们请来了漂亮、年轻、有趣的招聘人员,如果你是一个没经历过什么的工程师或产品人,很容易深陷其中并为之吸引。”

有时,Liemandt 一时起兴,他们就会在拉斯维加斯等场外举行招聘活动,Liemandt 会在卢克索预订套房,并在下班后用一架 737 载着他的团队飞往会场。

Liemandt 鼓励他的程序员赌博,还会在轮盘赌桌上给他们筹码(回头再从他们的薪水中扣)或直接给他们 500 美元玩二十一点。

2018 年的畅销书 Brotopia(全名:Brotopia: Breaking Up the Boys’ Club of Silicon Valley;男性乌托邦:摧毁硅谷男孩俱乐部)重点描述了男性主导的技术企业文化,Trilogy是这种文化的始作俑者,他们“感染”了硅谷,更让科技对女性充满敌意。

Liemandt 一如既往地秉持歧视女性的风格。在招聘顶级程序员的时候,微软的Steve Ballmer 曾直言他担心 Trilogy 会步 Oracle 的后尘。

然而,与微软不同,Trilogy 的成功并非基于持续创新、新产品或品牌营销。Liemandt 的天才之处在于将曾经手动跟踪销售配置的过程,转变成了基于约束的方程式以及基于规则的软件程序的复杂组合体。例如 HP 销售带有不同视频卡或打印机的计算机系统,这可能需要不同的规格或额外的电缆,所以包装的价格也会改变。Liemandt 开发的软件可以在几分钟内处理数千种组合,从而节省资金,并避免代价极高的错误。毕竟对像是波音这样的客户来说,一个产品配置错误就可能会赔进数百万美元。

Liemandt 和 Trilogy 的其他创始人在斯坦福大学读本科期间便开发了他们的软件。年轻的 Liemandt 似乎命中注定会在商业上收获成功。通用电气(GE)具有传奇色彩的 CEO 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曾是他父亲 Gregory 的直属上司 ,Liemandt 更是与 Welch 一起度过假。1983 年,Liemandt 的父亲离开通用,出任达拉斯一家大型机软件公司的 CEO。在这之后,Liemandt 也开始走上了编程之路,但他同时也对创业有着浓厚的兴趣,时常阅读他父亲带回家的商业计划。彼时他在斯坦福大学主修经济学,下定决心要打造出连 Welch 和他的父亲都想收购的企业。

Liemandt 对销售效率的执念是 Trilogy 创立的开端——1990 年,21 岁的他违背了父母的意愿,从斯坦福大学辍学,继而创立了自己的软件公司。

六年后,Trilogy 销售额已高达 1.2 亿美元,同时也将 Liemandt 送上了荣登福布斯封面。Liemandt 最初的大部分财富都来自于 Trilogy 的一个分支业务 pcOrder.com,该网站通过互联网向经销商和个人售出了数千台计算机部件。1999 年,pcOrder.com 上市。不久之后,主要由 Liemandt 控股的 Trilogy 通过二次发售卖出了 1.24 亿美元的 pcOrder.com 股票。Liemandt 还设立了carOrder.com 等其他子公司,但遗憾的是他没能赶在 2000 年初的互联网泡沫爆发之前,成功让母公司 Trilogy 上市。

股市崩盘迫使 Liemandt 不得不重新规划战略,他先是裁撤了 Trilogy 的大部分员工,并以每股 6 美元的价格回购了 Trilogy 未持有的 pcOrder 公司股票,共计 3200 万美元。 同时,Liemandt 也开始有意避免公开露面。

满目疮痍下,Liemandt 先稳稳地控制住了 Trilogy,并开始下一步计划。而他的新决策在当时也早有先例——美国国际联合电脑公司(Computer Associates)的 Charles Wang(王嘉廉)就通过有条不紊地在全美范围内收购企业软件公司(包括 Liemandt 的父亲 1987 年所在的那家公司),削减成本并掌握大型产业板块的控制权,而一步步升级为亿万富翁。

得益于软件维护合同,特别是与福特等汽车制造商的合作,Trilogy 仍然可以赚到钱,同时还拥有一些软件专利。2006 年,Trilogy 以 33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数据管理软件公司 Versata。交易达成后,Versata 兼并了部分 Trilogy,而 Liemandt 则开始利用 Versata 展开收购,并起诉了Sun Microsystems、Sears 和 Toyota 等侵犯 Trilogy 各项软件专利的公司。

曾与 Liemandt 和 Versata 出庭博弈过的辩护律师 Tom Melsheimer 回忆称:“有一段时间他们的专利诉讼比产品还要成功。”

与所有 Liemandt 手中的其他实体资产一样,Versata 也成为了 ESW 的一部分,2006 年至 2013 年期间他们发起了一系列专利诉讼。大多数案件都得到了解决,但还是有一部分发展上了法庭。2011 年,联邦陪审团在向德国软件巨头 SAP 提起的专利案中,判定 Versata 可以获得 3.91 亿美元的赔偿,该案最终也在 SAP 上诉期间得到了解决。

当然,也有些公司(如软件公司 Zoho)在与 Versata 的专利侵权官司中获胜。但单凭其在其他官司中获得的胜利,再加上剩余软件合同的收入,就足以为他们的新业务计划供上充足的火力。

2017 年 5 月,ESW 投资组合公司 Aurea 的首席执行官 Scott Brighton 走进了位于波特兰的内联网协作软件制造商 Jive Software 的办公室。 ESW 刚刚同意以 4.62 亿美元现金 收购 Jive 并将其纳入 Aurea 麾下。Brighton 此番前来正是为了告知公司的高管们——Jive 的工作环境即将发生巨变。

作为波特兰办事处的 250 名员工之一,Jive 工程副总裁 Sid Bos 表示,“他们非常清楚他们的模式是尽可能地降低成本,他们称其目标是在一年之内让工程师的工资标准降到在全球范围内都有竞争力的底薪水平,比如与孟加拉国或埃及同等的薪资。”

根据 Bos 的说法,ESW 认为员工的津贴和福利过于充裕,包括 Jive 办公室每周免费的面包,“他们为自己的新模式以及 WorkSmart 密钥记录等工具感到自豪。”

今年秋天,ESW 关闭了 Jive 位于波特兰的主办公室,在经历了多次收购和裁员后,再加上有人主动辞职,原本的 250 名员工也差不多散尽了,如今依然在家办公的合同工仅余十人左右。

达拉斯的 Ignite Technologies 于 2013 年被 ESW 收购,其首席执行官 Jim Janicki 称:“他们的员工几乎全是外国的合同工。他们本来就辞退了大部分员工,留下来的那一小部分也都转成了合同工。”

与 Liemandt 的其他公司一样,Ignite 的总部很快被转移到了 ESW 的奥斯汀办事处,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换成了 Liemandt 的一名得力助手。之后,ESW 又通过 Crossover 招募了一些在家办公的外国人,继续为现有的维护和支持合同提供服务。

对于居住在美国以外的许多人来说,Crossover 提供的薪资是梦寐以求的标准。拥有两年经验的软件工程师的时薪为 15 美元;那些有五年经验的软件架构师可以拿到每小时 30 美元的收入。对于拥有八年经验的首席软件架构师,薪资可以涨到每小时 50 美元,或者年薪 10 万美元(以每周工作 40 小时计算)。这还不如 Google 入门级程序员的薪资,据 Payscale 报道,刚毕业的大学生年收入就大约为 13 万美元。

ESW 的合同工没有带薪休假、医疗保健福利或奖金,公司甚至不给他们发电脑,所以还需自备设备。在有关文书和法规方面,合同工不得不自己向当地管辖区报告和纳税。Crossover 管理人员会通过测试来决定新员工是否能够处理分内工作并胜任其所在的岗位,通常新入职的员工需要花费数天时间参加在线培训,以标准化工作流程。

并不是所有获得 Crossover 云薪酬的人都对此很满意。2015 年,Alejandra Marquez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首都)的家中办公,她的工作是为 Crossover 寻找程序员。她表示,“居住在委内瑞拉和乌克兰的人真的需要钱,只要给美元他们什么都愿意干。”

但 Marquez 的工作经常会因为跟踪软件而遭到“碰壁”,“有了这个软件,你就没有任何隐私。他们可以通过桌面的相机监视你,他们可以追踪到一切。”

有人说,Crossover 把“云”当成了剥削软件程序员的工具。

Alan Jhonnes 是 Crossover 首席架构师,他在巴西的家中工作一年多了,每小时 50 美元。他原以为在 Crossover 工作的体验还算不错,直到有一天他的团队开始为 Aurea 工作,情况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之前他的经理允许他们禁用 WorkSmart 的网络摄像头跟踪功能,但是现在却要求打开。Jhonnes 说:“这让我很苦恼,因为我的妻子也在家办公,所以有时会看到我和她待在一起。”

但真正困扰 Jhonnes 的是 Aurea 要求他加倍努力在限定时间内实现生产力指标,而这些时间要求并没有考虑所下任务的复杂性。

Jhonnes 指出,“别说 40 个小时了,即便是 50 或 60 个小时都不可能完成他们规定的指标。”所有未经授权的加班都拿不到加班费,而 Jhonnes 也在担心自己随时可能会被炒掉。最终他在六月辞职另谋了一份差事。

Crossover 首席执行官 Andy Tryba 同时也是 ESW 其他 12 家公司的 CEO,他并没有因为 Crossover 的策略而感到良心不安,包括其采用的 WorkSmart 生产力跟踪工具,Tryba 称之为“监督你工作的 Fitbit”(Fitbit 是一款健身手环)。

在 Liemandt 不断扩张的帝国版图中,Tryba 最新的零工业务公司负责运营 Think3,这是一支为破产的软件创业公司而设立的价值 10 亿美元的基金,他认为 WorkSmart 生成的数据实际上可以改善程序员的工作体验。公司发言人指出,所有合同工都授权使用跟踪软件。Tryba 在他的 YouTube 视频中称,“该工具提供了可见性,而且也为如何真正解决问题提供了可操作的指导。”

心怀不满的员工前途堪忧,因为各个国家的技术人员源源不断地涌现。对于 ESW 的 75 家投资公司及其客户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但对软件程序员的荷包而言显然并非如此,他们将面临的会是一场噩梦。

科技圈的「商界奇才」

1982 年,福布斯 400 富豪榜首度问世,其中就包括时年 27 岁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截至目前,仅有9 位白手起家的创业家在 30 岁之前登上了这一榜单,即使是比尔盖茨也未能做到(30 岁生日后)。下面将列出未满 30 岁便荣登福布斯 400 强的科技圈传奇人物名册:

Steve Jobs:1982 年名列 27

他从里德学院辍学后,参与创办了苹果公司,并于 1980 年首次公开募股。后于 1982 年凭借净资产达 1 亿美元跻身首届福布斯 400 强榜单。现如今他的遗孀 Laurene Powell Jobs 仍坐拥 206 亿美元的身价。

Michael Dell:1991 年名列 26

这位来自休斯顿的孩子最终将电脑变成了日用品,他以 3 亿美元的净资产登陆福布斯 400 强。目前净资产 267 亿美元。

Joseph Liemandt:1996 年名列 28

1996 年,Joe Liemandt 两度登上福布斯的封面,第一次是 27 岁,当时他推出了 Trilogy 软件,然后是几个月后的福布斯 400 强。2018 年他的净资产为 30 亿美元。

Jerry Yang:1998 年名列 29

1998 年的雅虎是使用最广泛的互联网搜索引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也在这一年登上了福布斯榜单,彼时其净资产为 8.3 亿美元,目前则已达 24 亿美元。

Mark Zuckerberg:2008 年名列 24

Facebook 创始人小扎是有史以来白手起家登上福布斯 400 强的的企业家中最年轻的一位,时年净资产达 15 亿美元。十年后已增长到了 561 亿美元。

Dustin Moskovitz:2010 年名列 26

同为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兼扎克伯格前哈佛舍友的 Moskovitz仅比小扎小八天,却花了两年时间才以 14 亿美元净资产登上福布斯 400 强,目前其净资产为 100 亿美元。

Eduardo Saverin:2010 年名列 28

众所周知,这位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一度不得不与扎克伯格争夺以保住部分公司份额。2010 年,他所拥有的 Facebook 股权价值 11.5 亿美元,目前净资产 88 亿美元。

Evan Spiegel:2015 年名列 25

Spiegel在斯坦福大学时与人共同创立了 Snapchat,四年后他首次出现在福布斯 400 强的榜单上。当时他的净资产为 21 亿美元,比现如今多 16 亿美元。

Bobby Murphy:2015 年名列 27

与他在斯坦福的朋友——Snapchat 联合创始人 Evan Spiegel一样,Murphy在 2015 年凭借 18 亿美元净资产名列在榜,但随着 Snapchat 股价下跌,他的身价也随之跌至 16 亿美元。

相关:https://www.forbes.com/sites/abrambrown/2018/11/19/holy-cow-no-ones-done-this/#54f537a32927,Joe Liemandt 登上 1996 年福布斯封面的故事。

原文:https://www.forbes.com/sites/nathanvardi/2018/11/19/how-a-mysterious-tech-billionaire-created-two-fortunesand-a-global-software-sweatshop/#4a431b816cff

作者:Nathan Vardi,福布斯记者。

-End-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