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资讯  »  ofo、途歌、享骑等共享出行企业频登投诉黑榜 “押金难退”成掣肘

ofo、途歌、享骑等共享出行企业频登投诉黑榜 “押金难退”成掣肘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在由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18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中,“共享出行押金难退”以66.08的社会影响指数,高居舆情榜第四位。

无独有偶,在黑猫投诉平台发布的自2018年1月30日上线以来截至是年12月31日的年度数据说中显示,以商家年度投诉量达到50件及以上为标准,在“投诉量、投诉完成率、用户评分及商家响应时间”四个维度衡量商家表现,对全年投诉加以盘点发现,ofo小黄车、TOGO途歌分别占据投诉量最多的“TOP3”前两位商家。

另外,在黑猫投诉平台发布的2018年“红黑榜年度榜单”、“回复效率榜单”、“满意度榜单”、“红黑风云榜”和“0回复商家榜”五大榜单中,共享出行类企业全年占据黑榜半壁江山。其中,享骑、酷骑、TOGO途歌为年度黑榜前三名,ofo小黄车紧随其后。

在过去的2018年里,包括共享单车ofo、共享汽车Togo途歌、共享电单车享骑在内的共享出行企业们,先后曝出挪用押金、企业倒闭、退款难等问题。其中,押金难退再度成为共享经济的投诉热点。

众所周知,共享经济作为一种创新经济模式,创业者试错、资本市场博弈不可避免,但不能让消费者成为最终的受害方与买单方,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挪用用户押金都属于违法行为。

针对这一行为,经济观察网记者曾采访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蔚律师,他指出,“由于押金的所有权属于用户,企业擅自挪用押金本身属于违法行为。”因此,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市场监管力度,从制度层面对押金的保管和使用进行管控,势在必行。

林蔚在采访中还强调,“不少行业企业出于维持经营的目的,都有在动用押金,但是它必须能还上,否则就需要承担民事责任。”

尽管,ofo小黄车由于押金问题导致投诉远高于其他商家,同时ofo在黑猫投诉的解决效果也反向促进了更多消费者选择平台。投诉完成率排名前三的厂家解决率均超过88%,也是平台影响力不断增强的结果。日前ofo还在其APP上线了折扣商城,所有还没有退押金的用户都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金币,用于购买折扣商城中的商品。

不难发现,除了传统的“退费难”问题,消费者对共享出行商家在接到投诉后的响应速度和处理结果也尤为关注。经济观察网记者发现,黑猫投诉平台发布的2018年度“0回复商家榜”中,在有效投诉单量排名前十的“零回复”商家中,酷骑单车成为一年七次登录黑榜的商家,它也因285单的有效单数位列“零回复”榜首。

热门文章